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古风网 > 个人文集 > 「通鉴中国1000年」之三十五:韩信拜将-韩信拜将

「通鉴中国1000年」之三十五:韩信拜将-韩信拜将

作者:古风网
日期:2020-04-08 15:56:06
阅读:
「通鉴中国1000年」之三十五:韩信拜将

萧何跑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刘邦眨眨眼睛,看看来报事的人,不可置信的又问道:你——再说一遍!

萧何跑了!

萧何——跑了?刘邦又问道。

萧何,跑了!

跑了——跑了,就跑了吧!

刘邦点点头,双手撑地,站了起来,想了想,又盘膝坐了下去。

他突然想杀人,却又觉得心灰意懒,什么都不想干。

他又猛然站了起来,可是眼前一黑,向前扑倒在几案上。

汉中,北依秦岭山脉,南屏巴山浅麓。

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这个地方,除了山,还是山。

这种地方,一般来说,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穷。

而对于刘邦带来的这几万人来讲,还得加上一个字:远。

要知道,刘邦这支军队的构成,主要是项羽给他的那三万人,加上从别的诸侯队伍中投奔过来的几万人,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从江南水乡一路带过来的,哪见过这种地方啊。

待不下去,那就逃吧!

逃兵这种事,有一个,就有两个,有两个,就有一群,到后来,逃得人越来越多。

刘邦刚开始还管管,可这种事哪管得过来啊。别说兵了,连将官都有逃跑了。所以,刘邦干脆也不管了——强扭的瓜不甜,爱走就走吧!

可是,有人告诉他:萧何也跑了!

兵将跑了,他不怕。那怕走光了,大不了从头再来就是。可是,萧何也不告而别,那就意味着,他的事业到此结束了。

站在汉水河畔,刘邦往前看看,山峰高耸;往后瞧瞧,山林密布。

难到我刘邦这辈子,就只能老死在这里了吗?

沛公,我回来了!正当他茫然无措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又出现在耳畔。刘邦回头,萧何正笑着向他跑来。

刘邦觉得自己心中有块石头轰然落地,就连山间的空气也变得清新起来,他喉头哽咽,想说点什么,却又说不出来。他想大笑,却把脸沉了下来。

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使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你不是走了吗?何必回来?

萧何笑了:我怎么会走?我不走。我这两天就追逃走的人了!

刘邦疑惑了:逃走的人那么多,你去追谁了?

萧何正然道:韩信!

韩信是谁?

韩信就是韩信,天下间,只有一个韩信。

1、韩信

韩信,淮阴(江苏淮安市淮阴区)人,幼时丧父,少时丧母。

似乎没有证据表明当时的韩信上过学,或者像张良一样跟什么人学过兵法。他少年时的生活好像就是背着一把剑,在村东头晃晃,到村西头西逛逛。

至于吃饭嘛,估计就是卖田卖地卖房子这种套路,卖无可卖的时候,就张家混一顿,李家要一餐。

但有一条,他不偷,不骗,不巧取,不豪夺。给他,他接着,不给他,他不抢。

这个时候的韩信,面色苍白,身体单薄,整日不发一言,低着头,在街上走来走去。后面有人讥笑他,他也不理;有人顺手给他半个饼,他双手接过,低声道谢。

他得过漂母的一饭之恩,也受过地痞的跨下之辱

大泽乡的那声呐喊,也改变了他的命运。

当时陈胜已死,项梁挥军北上,北渡淮河之后,他带着剑,投奔了楚军。

此时,他年及弱冠,但没有人给他行冠礼。既无名也无功的他,在楚军默默无闻。

但没过多久,项梁败亡。我猜想,他应该在战场上奋勇战斗过,所以,项羽就让他当了自己的侍卫。

当然,打起仗来,项羽是不需要侍卫的。所以,他的日常工作,就是拿着一根丈余长的戈,站在营帐门口,看着一个个名动天下的大将、诸侯在他面前进进出出。

在和项羽独处时,他也向项羽提过一些建议,但项羽连范增的话都不听,怎么会听一个小小侍卫的话呢?

所以,就在刘邦被封汉王,准备入蜀时,他逃离了楚营,投奔了汉军。

他即无名,又无功,所以,就算是换了个老板,他依然得不到重用,只当了个连敖——具体是做什么的不太确定,似乎是接待宾客的小官,或许是仪仗队的队长。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受到同事的诛连,和其它十三个同案犯一起,跪倒在了刑场之上。

难道我这一生就这样了吗?

看着十三颗人头落地,从来都是低声细语,逆来顺受的他,不知道为何,胸中腾起冲天大火,他涨红了脸,脖子上青筋暴跳,用力挣扎着站了起来,双目炯炯地看着监斩官夏侯婴,高声嘶叫道:汉王不欲就天下乎,何为斩壮士?

夏侯婴看着韩信,他从这个看起来有些文弱的年轻人脸上,看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于是,他命人放了韩信。

我给你个机会,年轻人。说说吧,我为什么要放你?

不清楚韩信对夏侯婴说了什么,但跟着刘邦南征北战已经数年的夏侯婴和韩信聊完以后,“大说之,言于王”。

他很高兴,把韩信推荐给了刘邦。

他升官了,担任了治粟都尉。

虽然是管粮饷,但都尉这个官并不小,已经相当于现在的部门主管了。

现在,让我们来梳理一下韩信的求职经历:

这哥们儿没学历,没后台,当职员的时候,没听说干出了什么名堂;后来在领导办公室打杂,也没听说干出点什么成绩。

但小伙子很想长进,就跳槽到了大汉公司,刚开始当前台接待,后来跟一个高层领导混熟了,就去后勤部门当了个主管。

放到现在,像他这样要学历没学历,要专业没专业,要经验没经验,要业绩没业绩的,在业内前三强的公司里,用这么短时间,就能升到后勤主管的位置,得让多少人眼红加嫉妒,骂他走了狗屎运。

韩信的直属上级是分管后勤的副总萧何,在工作过程中,萧何对这个年轻人越来越感兴趣。他也向刘邦举荐过数次,可刘邦压根就不当回事。

韩信等不及了,他不想继续在这个主管的位置上耗费光阴了。看着离职的人越来越多,于是,他也主动离职了。

萧何听说韩信也跑了,二话不说,跳起来就追了出去。

但鬼地方山高林密的,要追个人实在不容易。萧何足足用了两天,才把韩信追回来。

但他不吭一声就消失了两天,差点把刘邦给急哭出来。

看着萧何还在因为把韩信追了回来而庆幸的表情,刘邦真急了:逃亡的将领那么多你不去追,就追一个韩信是几个意思?

萧何肃然道:你如果只想在汉中终老,那我现在就让韩信走,有多远让他走多远。但如果你想得到天下,非用韩信不可。

刘邦看萧何这么认真,只好说道:算了,你说用就用吧。那我就封他个将军,你看怎么样?

萧何摇头?不行!

刘邦愣了:将军都不行?那就大将军?

萧何笑了:行!

刘邦无奈了:那就把他叫过来吧,我这就封他当大将军。

萧何又摇摇头:这可不行。你得认真点,要选择吉日,沐浴斋戒,筑起拜将台,召集众将领,隆而重之地把将印赐于韩信才行。

刘邦同意了。

于是,公元前206年4月,刘邦登台拜将,封韩信为大将军。

此令一出,一军皆惊!

我们不能否认勤奋与学识对我们的帮助,但也不能否认天份的存在。

记得我曾经误打误撞去某个集团公司应聘一个极高的岗位,面试官直接问我当时的年薪,我说了以后,他告诉了我这个岗位的年薪。

我一听就震惊了,因为那个岗位的年薪是我当时年薪的近三倍之多。

本来我还带着一点惊喜、渴望和侥幸心理,可是,当面试官把这个岗位的情况和职责介绍了一遍以后,我直接就蒙了。

我告诉他:虽然我很想要这份薪水,但我干不了。

后来,我听说应聘到这个岗位的人,比我还小了一岁。

刘邦虽然直接任命了韩信当他的大将军,可面试这一关还是要的。于是,时年约二十五岁的韩信,坐在了时年将近五十的刘邦面前。

韩信应聘这个岗位的情况和职责无需介绍,韩信都很清楚。所以,刘邦开门见山地问他:你当了这个大将军,准备怎么干?

韩信反问道:你的对手是项羽,这一点没错吧?

刘邦点头:没错。

韩信又问道:你和项羽,谁更强?

刘邦默然,良久,才说道:我不如他。

韩信笑了:我们又达成了一致。

然后,韩信为刘邦分析了天下局势、敌我情况,最后得出了两个结论:

其一,项羽其实没那么可怕,此人徒具匹夫之勇,又好妇人之仁。

他称霸天下却不占据关中险要之地,是为不智;他背弃楚怀王的约定将他自己的人分封到关中,是为无信;他驱逐原来的诸侯而分封人家原来的将相为王,是为不义;他每战一地必大肆屠戮,是为不仁。

凡此种种,项羽只是名义上王霸天下,却已经失去了天下人之心。

其二,关中很好打,那里的百姓都等着你回去。

现在,占据关中的是章邯、司马欣和董翳三员降将。这三个人合谋项羽,坑杀了秦地二十万子弟。所以,他们在秦地并不得人心。

而天下人都知道,按照当初约定,您应该是关中王才对。并且大王您进关时,秋毫无犯,又废除了秦朝的严刑苛律,秦地百姓都希望您在关中称王。

所以,您现在要起兵攻伐关中,绝对可以马到功成。

这两个结论对于刘邦而言,是两针见效极佳的强心针。所以,他开始恨自己没早点用韩信了。

当然,现在也不晚。他马上调兵遣将,开始准备攻伐关中事宜。同时,让萧何收取巴、蜀两地的粮食赋税,供给军队所需。

2、入关

其实,无论是项羽还是范增,都只看到了巴、蜀的穷,忽视了巴、蜀的富——这地方产粮。

但也不能怪他们,因为产了粮食运不出去也是白搭,没办法,那年头没有实施“村村通工程”,所以粮食烂到地里也换不来钱。

所以,项羽才一脸坏笑地把刘邦封到这个地方,而刘邦一听说被封到这破地方,当场就想急眼。

有意外,才有惊喜。我相信,当萧何把从巴、蜀收上来的钱粮帐目交给刘邦的时候,他能把牙花子给乐出来。

在我看来,刘邦之所以能反攻关中,进而取得天下,他必须感谢一个人:李冰。

蝴蝶效应从四十多年前开始,当时秦昭襄王嬴稷封李冰为蜀郡太守(其实也是刘邦出生的前后),李冰在任期间,修筑都江偃,彻底将泯江水患治理住了。

从此,蜀郡这个地方,“旱则引水浸润,雨则杜塞水门,故水旱从人,不知饥饿,则无荒年,天下谓之天府”——《华阳国志》

都知道打仗就是打后勤,在那个年头,所谓后勤,其实就是两个字:粮饷。

粮食就是一切!

早在四十多年前,李冰就为刘邦打造好了争夺天下的粮仓。

公元前206年八月,刘邦起兵,剑指关中。

接下来应该就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典故了吧?

当然不是,因为刘邦压根就没有傻乎乎的去修什么栈道,而是派樊哙出岐山道佯攻陇西(甘肃定西市陇西县),这地方是章邯的地盘,所以,章邯马上派兵迎击。

但刘邦以又以曹参为先锋,先取下辩(甘肃陇南市成县),经故道出散关,袭取陈仓。

虽然出奇不意,但章邯还是亲自率军增援陈仓,将汉军拒于陈仓之外。

就在汉军望城兴叹之时,有个叫赵衍的人,向刘邦指出了一条不为人知的小路。刘邦马上派兵顺小路直取陈仓背山的南门,前后夹击,终于拿下了陈仓,章邯不敌,大败而逃。

在这场战役中,刘邦军中的曹参、樊哙、周勃等人,战功赫赫,功勋卓著,表现出了名将的风采。

尤其是曹参,

废丘大约就在咸阳以西不远处,刘邦包围了废丘之后,就立刻分兵攻取了咸阳。

然后,刘邦分兵派将,先尽取咸阳之西各城,然后占领了咸阳之东的塞国,控制了函谷关,再攻击咸阳之北的翟国。

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先后投降。

我很想将刘邦定关中的这场战役写得精彩一些,丰富一些。可惜,如果真写下来,就彻底成了流水账。

因为在陈仓之后的战斗中,虽然没有像韩信说的“传檄而定”,但除了章邯有些像样的抵抗之外,基本就没有什么太大的战斗发生了。

被围困在废丘的章邯誓死不降,一直坚持到第二年,刘邦用计水淹废丘,城破后,章邯举剑自刎。

我相信,章邯坚守的,并不是楚国的城池,而是他的那颗名将之心。虽然,早在他看着项羽坑杀二十万降卒的时候,他的名将之心就已经死了。

身为败军之将,在很多的名将谱录上都找不到他的名字,但我仍然要再次强调一下:

章邯,世之名将!

当失败不可避免时,失败也是伟大的,而且死和绝望也是伟大的。——惠特曼(美国诗人)

至此,关中之地尽归刘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