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古风网 > 个人文集 > 悠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李清照的愁与不幸-寸心千古

悠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李清照的愁与不幸-寸心千古

作者:古风网
日期:2020-03-08 19:53:07
阅读:

李清照——中国文学上最伟大的女词人,没有之一。

她生活在两宋之交。父亲李格非是著名学者,母亲王氏是宰相王珪的长女,能诗善文。

(王珪有个孙女嫁给了秦桧,所以说李清照和秦桧的夫人是表姐妹;王珪还有一个女儿嫁给了蔡京,蔡京有一个弟弟蔡卞,娶的是王安石的女儿。)

李清照就出生在这样一个氤氲着书香气息的家庭,十六岁有诗名,她的《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一出便洛阳纸贵,都知道李格非的女儿很有才气。

李清照十八岁时,嫁给太学生赵明诚。赵明诚亦是官宦大族,其父亲赵挺之为宰相。

婚后,李赵二人情投意合,你侬我侬,且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共同致力于金石古玩的研究,也时常切磋诗词曲赋。一时间他们的爱情被传为佳话。

正如加西亚·马尔克斯所言“生命中所有的绚烂终究要以寂寞来偿还。”

李清照四十三岁时,金兵的铁骑踏破了中原的安定,徽、钦二帝被俘,北宋灭亡。

赵明诚在青州老家里有十余室藏书,也被金兵洗劫一空。

李清照和丈夫赵明诚带着部分金石古籍南下,几经辗转、颠簸,金石古籍大部分遗失。

由于奔波劳苦,赵明诚一病不起,在李清照四十六岁那年,撒手人寰,撇下李清照独自一人于凄凉尘世。

孑然一身的李清照,无儿无女,一个人辗转于南京、扬州、杭州等地,深切的体会到了丧夫之痛、孀居之哀、亡国之恨、故土之思。

她的孤独和愁苦蘸着酒水浸透了诗篇!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昏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李清照《声声慢》

这是李清照晚年所写的一首词。“寻寻觅觅”是动作描写,我们不知道诗人在寻觅什么,可能是回忆曾经和丈夫在一起情爱,也可能是夫妻二人珍视的金石古玩,也或许什么也没有,只是无聊寂寞,百无聊赖。

“冷冷清清”是环境描写,环境是冷清的,一个饱尝丧乱的孀居的女子的内心更是冷清的。

“凄凄惨惨戚戚”是心境描写。这三个叠词是循序渐进,逐渐深入,由动作到环境再深入作者内心深处。

“乍暖还寒时候”是季节,秋季似暖微寒,最难保养身体。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纵然以酒暖身,孱弱的李清照也难御秋风。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抬头看到北雁南飞,多么熟悉,应该是曾经为我传递过相思之情的鸿雁吧(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李清照《一剪梅》)

可如今,与夫君阴阳两隔,物是人非,此情难寄,怎能不让人伤痛欲绝!

还是不要看了,可是低下头来,入目的竟是被秋雨打湿的堆积满地的黄花,这纤弱的瘦菊,正如憔悴的自己。一个人孤苦难挨,恐怕到不了天黑就要愁死了!

秋雨拍打着梧桐,噼啪作响,此情此景,哪是一个愁字就能说得完的!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一梦一醉一死生,李清照的后半生,是一杯浸泡着枸杞的苦酒,滋养了文坛,消耗了自己。

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