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古风网 > 个人文集 > 《捕蝉》又是一年蝉躁时,爬蚱美味有谁知?-关于蝉的诗句

《捕蝉》又是一年蝉躁时,爬蚱美味有谁知?-关于蝉的诗句

作者:古风网
日期:2020-06-30 11:04:54
阅读:
《捕蝉》又是一年蝉躁时,爬蚱美味有谁知?

时光荏苒,转眼间时至盛夏,窗外蝉噪声又响起来,好像在告诉我:“客居他乡已经七八年了。”虽然逢年过节,也回家与亲人团聚,却不曾在仲夏时分,再听一听故乡的蝉鸣。也许是,“月是故乡明”的思想在作怪,让我听着他乡的蝉鸣,总没有家乡的那些叫得好听。“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这是多么美丽的诗句啊!不禁让我想起来,自己小时候与蝉多年的恩怨。

说起恩怨,我想蝉若有知,或许会真地恨我吧!因为,在我没有读到这么关于蝉的诗句之前,我一直认为蝉是没有智慧、没有神思的。那么,我一直以来对它的杀戮,就没有给我造成任何的负罪感。直到这几年,我出门在外,每当听到蝉鸣,就像听到故乡的水声那样亲切时,我才真正意识到曾经犯过的错误。因为,我对蝉的杀戮,是从它的幼虫开始的,并且直到它的老死。

《捕蝉》又是一年蝉躁时,爬蚱美味有谁知?

蝉的幼虫,在我们家乡被称作“爬蚱”,当然其他地方,也有称其为“知了猴”、“蝉龟”之类的,我在本文中就称其为“爬蚱”吧。小的时候,家乡很穷,除了逢年过节,平常是很难吃到荤腥的。因此,夏天给我们解馋的,其实也只有爬蚱,当然有的人还会吃青蛙。因为,我从小腼腆,对青蛙的印象又出奇的好,所以对青蛙向来是敬而远之,对爬蚱就喜而食之了。

黄昏时分,夜幕降临,是爬蚱开始出动的时候了,地上会有许多像小指那样大的孔,那就是爬蚱的洞穴了。我们往往会趴在地上往里瞧,若是洞口小而里面阔,则爬蚱还在里面尚未爬出。这时,我们用一个细长的麦桔梗,探进去试试爬蚱所在的位置。然后会拿个铲子,将爬蚱挖出来。这种,寻找爬蚱的做法,往往只能在天未黑透前进行。若是,天已黑透,地上的小孔,就很难被发现了。

吃过晚饭,不管月色如何,是我们行动的时候了。记得六七岁的时候,当时手电筒尚不是每家都有,我们小孩子大多拿着点燃的橡胶带,当做火把去田野里面寻找爬蚱,还有正在孵变,尚不能飞的蝉。当时,必带的工具有小水桶、木棍和火把,大家就像捡宝一样,在夜晚游荡在田野里。若是平时,我们夜里出门是胆怯的,可是这个世界,田野里四处闪烁的火把,还有喧闹的人声,给我们壮了不少胆。

《捕蝉》又是一年蝉躁时,爬蚱美味有谁知?

半夜下来,我们往往能抓到一百多只,有的则能达到二三百只,天明起来用油一炸,就是一顿非常美味的菜肴了。不仅人喜欢吃,就连鸡鸭鹅等家禽,也能跟着我们饱顿口福。记得当时,我们家养了十几只,毛茸茸的小鸭子,就像拳头这么大,六七岁的我非常喜欢。有一次,我捉爬蚱归来,将一个刚蜕了壳的幼蝉,顺手扔给了小鸭子,其中有一只竟然一口吞之,后来竟然因为消化不良,慢慢给病死了。

当时,我非常伤心,对家里人也心存歉疚。母亲看我闷闷不乐,就对我说:“那只小鸭子吃了美食,虽死也做了个饱死鬼,没什么好难受的。总比长大了,被我们吃了强。”这件事,是我对蝉最早的印象。后来,为方便大家捉爬蚱,流行了一种可以充电的灯,我们称之为“矿灯”。有了这种灯之后,可以说是爬蚱的灾难来临了。

《捕蝉》又是一年蝉躁时,爬蚱美味有谁知?

因为,之前大家的手电或者火把,顶多用个几小时,在前半夜捉。而这种矿灯,冲满电之后,竟然可以彻夜不休地抓。而且,伴随电灯而来的还有,大大小小、各种各样,收购人们劳动成果的商贩,其中包括爬蚱、幼蝉、老蝉,甚至还有我们称为爬蚱皮的蝉壳,以及繁殖在树枝上的蝉卵。于是,上至老人、下到儿童,在夏天的农闲时刻,就有了一个正经事干,而之前纯为口福的活动,完完全全地变成了一个商业行为,缺少了原有的乐趣。

而我们乡土淳朴的风情,也开始有了一个本质的变化,大家每天忙碌在田地里,蝉所生长的各个阶段,都受着人们扫荡式的清洗。大家晚上捉完爬蚱,白天捉老蝉,老蝉的季节过去,就去折地里树木上的蝉卵。并且,补蝉的工具也有了很大改进。我小的时候,我们用的是,木棍上绑上弓,做成的弩箭;还有,木棍上面套上塑料袋,形成的网罩。这样的工具,好玩则有之,成功率却很低。

《捕蝉》又是一年蝉躁时,爬蚱美味有谁知?

而现在经过改进的工具,则是木棍上粘上面筋,用面筋沾蝉的翅膀,加以训练之后,蝉鲜有逃脱。我曾亲眼见过,一个亲戚用这种工具,一天能粘一千多只蝉。只见,木棍飞舞,面团闪烁,蝉刚一振翅,正好粘住羽翼,百发百中。这种工具流行开来,数年之间,蝉已经越来越少。后来,虽然灯火明亮,工具先进,即使半夜下来,大家也很难抓到一百只爬蚱了。而蝉噪来临的时间也越来越晚,其声音也越来越微弱了。

我读高中时,在一个蝉噪的时节,母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一直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我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渐渐地读到了一些关于蝉的诗,对其“独抱清高,顿成凄楚”的格调,是深有感触。开始对蝉心存同情,也不禁为乡民这种竭泽而渔的做法,感到由衷地担心起来。上大学之后,再也没有吃到过这种爬蚱。

《捕蝉》又是一年蝉躁时,爬蚱美味有谁知?

有一次夏天,工作之余,我回到了家中,正好是蝉噪时节,跟爷爷奶奶聊天的时候,无意中说到自己好久没有吃过爬蚱了。然后,也没有放在心上。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一个菜盘里,有二三十只爬蚱,用油炸的金黄。我不禁好奇,问奶奶道:“从哪儿弄到了这么多爬蚱?”奶奶说道:“现在的爬蚱真的少了,你爷爷跑了半夜,才抓到这几个!”

我一听这番话,忽然想起母亲生前的模样,不禁心头一热,眼泪在眼眶里打了个转,夹起一只轻轻地放在口里……

《捕蝉》又是一年蝉躁时,爬蚱美味有谁知?

梨乡宁陵

“梨乡宁陵”微信公众平台将为您及时权威发布宁陵县新闻.公益服务,欢迎扫一扫或长按下方二维码进行关注,文、图新闻投稿信箱:hnnlxcb@163.com。联系电话:0370—307153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