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古风网 > 古风文学 > 路扫饥寒迹,天哀志气人,唐朝宰相和他妻子的志气是800石胡椒-妻子的

路扫饥寒迹,天哀志气人,唐朝宰相和他妻子的志气是800石胡椒-妻子的

作者:古风网
日期:2020-05-23 02:15:14
阅读:

“年来谁不厌龙钟,虽在侯门似不容。看取海山含翠树,苦遭霜霰到秦封。”唐朝元载《别妻王韫秀》

“路扫饥寒迹,天哀志气人。休零离别泪,携手入西秦。”唐朝王韫秀《同夫游秦》

路扫饥寒迹,天哀志气人,唐朝宰相和他妻子的志气是800石胡椒

诗文漫读:这一年来,谁不讨厌落魄的人。

我虽然在侯门,貌似不能被容纳。

看那千年长青的翠树,现在被风雪困在了远离京城的地方。丈夫元载

一路上荡平饥寒的痕迹,

老天总是怜悯有志向的人。

不要因为离别而哭泣。

我和你一起去长安!妻子王韫秀

路扫饥寒迹,天哀志气人,唐朝宰相和他妻子的志气是800石胡椒

初衣解诗:29岁的元载,与天宝元年,通过另外一种学问,就是精通道家学说,而被喜欢道家学术的唐玄宗选拔成进士,从此开始了他的官宦生涯。那么29岁之前的元载,在做些什么呢?

《新唐书》和《旧唐书》的记载略有不同。但是无一例外的,都是说他出身寒微,《旧唐书》说他,生父不祥,母亲改嫁元氏,所以他姓元。《新唐书》说他的父亲姓景,为曹王李明妃元氏收取田租,他父亲改姓元,所以元载也姓元。在唐代讲究门第的社会,元载就是一个出身贫寒的下层子弟。

无论是拖油瓶过去的,还是为家奴之子,在唐朝鄙视链的世界,这个聪明伶俐的小孩子,只有读书一条路可以改变命运。我想起苏曼殊,当知道自己是个私生子不受族人待见,他的做法是愤而离家,其后是出家,但是晚清的时候,已经取消了科举进士,苏曼殊根本无法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

元载只剩下一条路,就是读书,还有一条路,边读书边投靠幕府。这是唐朝绝大多数文人的选择。当然我们翻到资料上可以看到,有许多投靠幕府的文人,已经被家奴化,生死全凭幕府主人的一句话。

路扫饥寒迹,天哀志气人,唐朝宰相和他妻子的志气是800石胡椒

至少元载是在有一年,投到了王忠嗣节度使的幕府。王忠嗣为名将,骁勇善战,威震边疆。其宝贝女儿王韫秀,耳濡目染,性格飒爽刚烈。这样的侯门之女,按道理她的婚姻,应该是烈火烹油锦上添花。

但奇怪的是大小姐嫁给了一名不文的元载。通常都是进士高中之后,炙手可热,元载无功无名,却得以娶了元家小姐,也许是有王宗嗣节度史的厚爱,更是王韫秀的青睐。

从目前所得到的资料来看,元载在29岁中进士之前,数次科考都没有上榜,而据说因为没有钱,他每次考试都是走路去的。那么也就是说,元载和王韫秀结婚,依然是生活条件很差。就算是住在相府,靠着妻子支撑,也难以忍受侯门中种种眉高眼低吧。陪他吃苦的自然还有这为爱情而生的妻子。

就算是岳父大人恩重如山,这破小子年复一年,没有功名,也帮不了家什么呀,还骗去了我家的丫头。自然从上到下脸色难看。那些娘家的女眷们,没准背后挖出些身世隐私。而元载自然是有心头之痛。

路扫饥寒迹,天哀志气人,唐朝宰相和他妻子的志气是800石胡椒

所以他写了一首别妻子的诗,打算自己游长安,功成名就也好,路死街头也好,那些闲言碎语耳不听心不烦。

“年来谁不厌龙钟,虽在侯门似不容。看取海山寒翠树,苦遭霜霰到秦封。”这日子过得也太压抑了。虽然有爱情,可是爱情不能当饭吃吧,何况我觉得元载这一点非常好,他不肯吃软饭。他从小就不肯。结果到了20多岁,却貌似还在靠女人生活。这压抑太黑暗了,和他的才学不成正比。

那么我们就谈一下,元载是通过道家考试考中的进士。也就是说元载为了当官,几乎是所有的门路都走了。正经的考试每三年就去,一听说还可以从道教里选拔人才,那么以他的聪慧,就苦苦的研究道经。东方不亮西方亮,这50%的几率被他把握了。

他的妻子一听说他要一个人去长安,其潜台词也不过是送她回娘家,你还是做你的大小姐吧。可是这位大小姐,因为自己的爱情也受够了闲气,回去又有什么好的容身之地?她比元载更为坚决,反正都是穷了的,你去哪里?我去哪里。

于是就有这样一首十分烈气的《同夫游秦》。我想元载之所以能够从道家的经学上面考中进士,也和他妻子在生活上照顾他有关。

路扫饥寒迹,天哀志气人,唐朝宰相和他妻子的志气是800石胡椒

年近而立之年的元载,在长安金榜题名,扬眉吐气。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元载,根据目前留下的历史资料,可以看到头30年在他人生打下的隆重的印记,他聪明,隐忍,善于洞彻人心,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主义者,但同时不能否认他的才干。这样一个从基层上来的官僚,官至宰相,无论是在政绩上头,还是在谋事谋人上头,其实都是可圈可点,他胆大心细,为唐代宗除李国辅,清除宦官,安定边疆。

当然他的妻子扬眉吐气。这个有男人风的太太,当然不会忘记那些曾经欺慢她的娘家亲戚。我挑中的男人,白手起家,官至宰相,你们可记得平阳犬欺的旧事?

快意之余,往事的阴影依然在这个夫妻的心里。他们大肆的圈钱。夫妻同心,合力捞金。元载大权独揽,朝廷的人事,他说了算,于是他的家人大收贿赂。我有时候在想王韫秀,在这中间起了怎样的角色?她要的就是富贵凌云,向人世间证明她的爱情是对的。而元载,出生低微,做了主子的奴才,更会谋算人心和玩弄权术,因为从来就不曾平等过的他,有深刻的快意。

路扫饥寒迹,天哀志气人,唐朝宰相和他妻子的志气是800石胡椒

当然最后他们两个被抄家处死。在元载的家里搜出800石胡椒。放在现在是一个笑柄,但在当时,胡椒可是贸易奢侈品。仿佛现代贪污的官员打开仓库,一仓库的名牌。这是用来做什么的呢?说穿了,这是用来做贸易的。这么大量的胡椒,简直是垄断贸易。

这说明了这对夫妻,对钱财的渴望,超乎了一般人的想象。他们不止是受贿,大约凡是能够变钱的,物无巨细统统接受,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耐消化。这其实也就是他们曾经寒苦的一个后遗症。

唯一可值得称道的是,在丈夫死后,王韫秀本可以不死,充进宫廷做奴隶。但是她死前说了一段话。“我是王家的十二娘子,我是20年太原节度史的女儿,我是16年宰相的妻子。我值了!”然后被乱棍打死。

这一对夫妻愿意葬身在富贵里,也可以侧面的说明,在古代的封建社会,哪怕是繁荣的盛唐,贫贱带给人的耻辱,不单是生活上,更多的是精神上的。等级社会,很容易滋生出人性的黑暗,报复,变态。

“路扫饥寒迹,天哀志气人。休零离别泪,携手入西秦。”

路扫饥寒迹,天哀志气人,唐朝宰相和他妻子的志气是800石胡椒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