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古风网 > 古风文史 > 云根夜话之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朱门与蓬户-躲进小楼成一统

云根夜话之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朱门与蓬户-躲进小楼成一统

作者:古风网
日期:2020-03-10 11:35:02
阅读:

《世说新语》载:竺法深在简文坐,刘尹问:“道人何以游朱门?”答曰:“君自见朱门,贫道如游蓬户。”

如此心思机敏,伶牙俐齿,出世入世之间,翻云覆雨若等闲,果然是大师。换成我辈,只恐面红耳赤,羞愧难当,掩面而去了。

我专业是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多少也明白矛盾对立双方相互转化的道理,但真能游朱门如蓬户,那需要极大的智慧,并不是对马哲原理倒背如流就能做到的。

教师这个职业做久了,身上自然带着一种含辛茹苦忍辱负重的气质。纵然在讲台上口若悬河、纵横捭阖,但到了金碧辉煌高端消费之地,不自觉地就卑微起来,同手同脚、语无伦次、目光呆滞、尿急尿频等症状便同时发作。正所谓游蓬户易,入朱门难,入朱门如游蓬户则难于上青天

但是也不要太轻慢自己。诗圣杜甫那么忙,也忍不住鞭挞一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让我等草根对朱门顿生鄙夷唾弃之情,难免痛快,虽然也不过挺阿Q。

或者可以学学王维,诗佛摩诘那般超凡脱俗、清雅风流人物,晚年更是修炼得似乎心如止水波澜不惊,但看看这首《酌酒与裴迪》,便知道静水流深的真意了。

酌酒与君君自宽,人情翻覆似波澜。

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先达笑弹冠。

草色全经细雨湿,花枝欲动春风寒。

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

王维尚且如此,而况庸常吾辈乎?于是朱门蓬户之别也无需太多心了。

我老家政和端的是青山绿水,今天固然沾了些“金山银山”的光。但在古代,交通闭塞,不折不扣的瘴疠蛮夷之地,常常成为中原大族及普罗大众的避难所与中转站。历史悠久啊文化底蕴啊人杰地灵啊,基本都是一种王婆卖瓜式的意淫。现在敢自称朱子孕育地和祖居地,固然因为朱熹父亲朱松曾经任过政和县尉,另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是千百年来名人寥落、人才凋敝,便逮着一个是一个了。

朱熹,我是无比敬仰的。作为理学思想的集大成者,元明清科举考试考纲的主编,很多人会误以为朱子严肃刻板,静穆岸然。其实,朱熹也是俗世红尘之人,深谙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之理。看看他的《蓬户手卷》,一定会对他有重新的认识。

云根夜话之<a href='https://www.gf99.cn/tag/duojinxiaolouchengyitong_4324_1.html' target='_blank'>躲进小楼成一统</a>,管他朱门与蓬户

云根夜话之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朱门与蓬户

云根夜话之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朱门与蓬户

云根夜话之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朱门与蓬户

云根夜话之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朱门与蓬户

蓬户掩兮井径荒, 青苔满兮履綦绝, 园种邵平之瓜, 门栽先生之柳。晓起呼童子, 问山桃落乎, 辛夷开未。手瓮灌花, 除虫丝蛛总于时。不巾不履, 坐水窗, 追凉风, 焚好香, 烹苦茗。忽见异鸟来鸣树间, 小倦即卧康凉枕,一觉美睡,萧然无梦, 即梦亦不离竹坪茶坞间。

书法之道,我是外行,但这篇短文读来真是满口含春、深得我心。虽然有不少名人认为此帖并非真迹,但我不管,我心里认定朱子就是这样有生活情调的人。连人至察则无徒的海瑞也忍不住击节叹道:风流韵逸, 雅致超群,天然妙品。

与朱子同时代的陆游,活得久,诗也作得多,自称“六十年间万首诗”。放翁也曾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但早岁那知世事艰,到晚年,壮志未酬,蛰居农村,躲进小楼做江山一统的梦,这时的诗作《雨夜读书》,可谓五味俱全、百感交集。

一灯如萤雨潺潺,老夫读书蓬户间;

但与古人对生面,那恨镜里凋朱颜。

功名本来我辈事,人自蹭蹬天何悭?

君看病骥瘦露骨,不思仗下思天山。

晦翁、放翁,朱门入而无用,不如蓬户读书喝茶,也算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