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古风网 > 古风文史 >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赤胆平乱世,龙枪定江山-关东有义士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赤胆平乱世,龙枪定江山-关东有义士

作者:古风网
日期:2020-03-10 07:08:37
阅读:

一个出身官宦,也是宦官之家,从小就被人当做纨绔子弟,和一群坏小子偷人家新娘子。叔叔老说他坏话,他就想了一个主意让父亲不信他叔叔。却在一个王朝最风雨飘摇的时候,几次挺身而出。先是刺杀张让,失败;又反对董卓,又失败,几乎被杀。虽然胸中万字,笔下千言,他却选了一种最纯粹,最单纯的方式,来实现为国除贼。有点任侠放荡的感觉。我们这些人,有多少年轻的时候,没有尚武的情结?“太祖尝入中常侍张让室,让觉之,乃舞手戟于庭,逾垣而出”。那几年他虽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小子,也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好男儿。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赤胆平乱世,龙枪定江山

他也有知己,忘年的知己。太尉桥玄一句“吾见天下名士多矣,未有若君者也!君善自持。吾老矣!愿以妻子为托。”试想年不过二十的一个胸有抱负少年,一个位高权重的重臣,以妻子相托,胸中热血怎么按奈得住?不过也有些人不是很瞧得上纨绔子弟的作风,他问许劭自“我何如人?”?许子将不语。于是有趣的事发生了,遍寻各种记载,我们都不能知道他究竟对许劭做了什么,许劭最后终于就范了,吐出了那十个字“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我们后来看曹操,说他是奸雄,不知有多大成分,是因为这一句话呢?不过更有趣的是“太祖大笑”。历史过了这么久,我也始终没有弄清楚,太祖为何大笑。

接下来的事,大家大都耳熟能详了。先是华丽的登场,除洛阳北部尉,制五色大棒,棒杀蹇硕叔父。之后迁济南相,法度严明,治界之内,豪强纷纷迁出,于是郡界肃然。之后又隐居一段时间。再后,就是反对董卓,逃回陈留,兴兵除賊了。唯一有趣的小插曲是两次都有人和他谋划废立,他都断然拒绝。一次是王芬,一次的袁绍。第一次他还义正言辞“废立之事,天下之至不详也”到了第二次,估计他的心已经凉了,于是他笑嘻嘻的和袁绍说,我不听你的!至于之后决意抗袁,也只怕是从这里和酸枣的酒会埋下的种子吧。

于是,我们看到了他有一面: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

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

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淮南弟称号,刻玺于北方。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试想一个人几乎九死一生,为天下甘冒大险,游侠刺客也做得,兴兵讨逆也做得,天下群雄响应之后,群雄却夜夜笙歌。于是他撂下一句“今兵以义动,持疑而不进,失天下之望,窃为诸君耻之!”就独自向西了。却败于徐荣。我想,他当时心中的浪漫主义,也就是从这时一点点慢慢消散,他开始变得现实,他开始扩张势力,他开始不打算做能臣,大概都是从这里开始的吧。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赤胆平乱世,龙枪定江山

这之后的事,大家就更熟悉了,先是袁绍在河北发展,他击破眭固等,占东郡,再取濮阳,收黄巾残部。得兖州。又遇见陈宫反叛,失濮阳,再得濮阳。迎天子,于是挟天子以令诸侯,都许。之后灭吕布,破袁术。至于宛城成败,更是众说纷纭。一路跌跌撞撞,到也算势如破竹。终于他站在了官渡的战场。以少胜多,他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不过剧情的跌宕,到真是难得一见,因为官渡里有情有义,有胆识,有气魄。先是云长斩颜良解白马之围。之后是他自己六百骑,破文丑五六千骑。下马上马的计策,使绍军大震,算是他一生军事生涯的一次得意之举。可是这一战,他也没有信心,毕竟“时公兵不满万,伤者十之二三”。他和袁绍在官渡战场上虽然互有胜负,但他知道,袁绍拖得起,他拖不起。他也会流露出一丝的无奈与愤恨,他看到士卒疲惫,于是对运粮的士兵说“却十五日为如破绍,不复劳汝矣”。别人可能读这句读出的是豪迈的气魄。但我看到的是一个内心挣扎痛苦,故作强颜的朋友,这一句,在我心里,读出了无限的辛酸。于是他听闻许攸来了,于是赤脚倒履。许攸劝你袭取乌巢,他便亲甩五千夜袭淳于琼。袁绍来救,左右言“贼骑稍近,请分兵拒之”。公怒曰:“贼在背后,乃白!”透过短短几行字,薄薄一页纸,我们也许感受不到但是得事态紧急。但几乎两千年过去了,那鼓角声,那杀伐声,那火光,那剑影,依稀还能听到看到。于是一战成名。于是成了汉贼。

如果为曹操选择一个对照物的话,我想是袁绍。

袁绍美姿容,而他猥小,这在看脸的汉代是大忌讳。

袁绍甚得民心,为政宽厚。年少时候就开始预谋大事,多养死士。而比他小的曹操,这时候还跟着他混事。以后也是亲睐法家权谋。

袁绍出身世家大族,树恩数代。这样的家世,曹操自然是比不过的。

到最后却是这个世受汉恩的袁绍一手预谋了汉家的覆灭。

许攸喊曹操搞大新闻,谋废立,曹操知其不可为。袁绍给曹操摆弄玉玺,曹操恶之。

不过抗下汉贼这锅的就是曹操了,没跑了。最想赢的输了,步步惊心的却赢了。

袁绍预谋的光武之业,终于化为泡影。邺城里的魏王,并不是他。

但我想,曹操还是想回到汉的一统时代吧。即使是征西将军也行。那样,他不会失去太多。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赤胆平乱世,龙枪定江山

生于乱世,是他的幸运,也是他的不幸。他总该明白,他是没太多好名声的。因为他自己,也不算干净。杀戮皇妃,威逼主上。为政严苛,世家不满.甚至于他的暴戾多疑,总也是日渐一日的。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他所渴望的一统,终究崩裂。他所奢望的人尽其才,终究换成了世家独裁。

如果我们知晓那种杀人遍野,友辈成鬼的场景。那副大疫,兵灾,人心思乱的三国,却正是真实的。

那个少年,本来是阳光的,灿烂的。转了弯,却变了模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