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古风网 > 古风文史 > 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萤-解佩令

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萤-解佩令

作者:古风网
日期:2020-07-18 19:55:54
阅读:
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萤

解佩令·自题词集

清代:朱彝尊

十年磨剑,五陵结客,把平生、涕泪都飘尽。老去填词,一半是、空中传恨。几曾围、燕钗蝉鬓。不师秦七,不师黄九,倚新声、玉田差近。落拓江湖,且分付、歌筵红粉。料封侯、白头无分。


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萤



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萤


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萤





国人被清廷剧洗脑,以为满人皇帝和蔼可亲,也是凡人盛世。其实不然,清代猖獗不衰,皇帝乐此不疲的运动,便是文字狱,除了明遗民的缘故,大抵仍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顾虑作祟。

彼时的寒士清流,士人心态,诗歌风气,仍有许多东东留待学者考究。东南诗坛领袖查慎行曾经牵入诸如《长生殿》案、查嗣庭案、《忆鸣诗集》案,这三场狱案多少映照出朋党的南北之争,过去的文人是和政治权力紧密靠在一起,第一场与洪升相关的大案,涉及人和事,前因后果,不容赘述,也难以缕清。

过去肯定一名文人的社会地位,人品、才华、学问三要素,缺一不可,而人品又首当其冲。故此吴伟业终于急流勇退,侯方域成了《桃花扇》的主角,为清廷做了贡献,却未得加官进爵,由于思念李香君,郁郁而亡。


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萤



才子佳人的故事中间穿梭着时代兴衰,吴伟业的长篇叙事诗创作,算是启迪了一种问题的繁荣,这种“梅村体”旖旎萧索繁华没落,一卷风流。《听女道士卞玉京弹琴歌》实际上早已超越了所谓的爱情,乱世中的女人比男人更卑微,而这些其实都抵不过王朝的沧桑变幻。

有时候,桨声灯影里的儿女私情,还是有必要的。可以抵御黑暗深渊,可以抵御神秘未知,即便暂时,也好过孤灯寂影。柳如是开始一心遇见渣男陈子龙,后来才发生59岁的钱谦益娶了23岁的柳如是。

明末的腐朽可见一斑,所谓的正道是,妓女可以逢场作戏,男人涉足青楼、狎妓纳妾都算正常,钱谦益与柳如是的大婚,俗世大浪滔天不屑两人明媒正娶的“老少配”,他们波澜不惊的俗世生活,持续了二十年。钱死后,其学生发难,顺带逼死了柳如是。


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萤



伪道学在文人中盛行,反清复明成了许多文人挂在嘴边的装饰,钩心斗角,相互倾轧,革命的标准是要求别人的,与己无涉。钱谦益晚年最钟爱的学生,也是其族孙,本来是托付照顾家人的依靠,死后变脸索要古玩书画银两,逼死柳如是,小人嘴脸无异。那个时代,文化与道德早已背信弃义,相距甚远了。

通过文人的明志诗,观其心声,未必就能得到正确答案。读诗需从闲情雅致起始,查慎行《舟夜书所见》算是五言绝句里的速写,羁旅诗人,夜宿小舟,万籁俱静,眼眸一瞥,河面漆黑,没有月亮,只有周遭渔船上的灯光,“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萤”。简简单单的几笔勾勒,比之“江枫渔火对愁眠”的情绪流动,似乎余味无穷。

后来不知晓诗人描述的是河面轻风,还是心底涟漪不断,“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看样黑暗也没有那么黑暗了,除了眼睛的适应,天上的云彩也被吹散,零星的灯火与绵密的浪花交相辉映,间或似有刚刚从云朵中飘落的星光。


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萤



在波及到《长生殿》观剧案后数十年间,查慎行江湖远游,行程逾数万里,心境陡然开阔,诗人观天观星,思虑渺然,人心亦如渔火那般闪烁自由。“偶然鸿爪留还去”,他的舟上心绪,比之朱彝尊的“小簟轻衾各自寒”,要安详了许多。

查慎行的《舟夜书所见》,白描速写,五言绝句,恰恰是诗人摆脱朋党纷争由仕转而江湖的时段,读之若星辰寥落,心境广阔,;朱彝尊的《桂殿秋·思往事》,一首词,五句,二韵,二十七个字,情绪克制,了然时光多年。

“青蛾低映越山看”,朱老夫子怀念初恋,两个人发呆听了一夜的秋雨,“共眠一舸听秋雨”,各自听,各自眠,这么美好的暧昧,感情因为距离流传至今,只是苦了两位局中人。


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萤



【 绘画:约翰 弗雷德里克(挪威)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