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古风网 > 古风文史 > 吴头楚尾,罗霄山在此留缺口,寻访李畋故居和萍浏醴起义旧址-吴头楚尾

吴头楚尾,罗霄山在此留缺口,寻访李畋故居和萍浏醴起义旧址-吴头楚尾

作者:古风网
日期:2020-05-23 06:35:04
阅读:

吴头楚尾,罗霄山在此留缺口,寻访李畋故居和萍浏醴起义旧址

吴头楚尾,罗霄山在此留缺口,寻访李畋故居和萍浏醴起义旧址

上栗李畋公园,这样的建筑同样出现在醴陵、浏阳、万载

吴头楚尾,罗霄山在此留缺口,寻访李畋故居和萍浏醴起义旧址

这条河属于湖南,两省分解是麻石街

吴头楚尾,罗霄山在此留缺口,寻访李畋故居和萍浏醴起义旧址

麻石街

吴头楚尾,罗霄山在此留缺口,寻访李畋故居和萍浏醴起义旧址

龙王庙和李畋故居在上栗这边

吴头楚尾,罗霄山在此留缺口,寻访李畋故居和萍浏醴起义旧址

吴头楚尾,罗霄山在此留缺口,寻访李畋故居和萍浏醴起义旧址

吴头楚尾,罗霄山在此留缺口,寻访李畋故居和萍浏醴起义旧址

吴头楚尾,罗霄山在此留缺口,寻访李畋故居和萍浏醴起义旧址

吴头楚尾,罗霄山在此留缺口,寻访李畋故居和萍浏醴起义旧址

吴头楚尾,罗霄山在此留缺口,寻访李畋故居和萍浏醴起义旧址

对面的戏台属于湖南



横亘湘粤赣的罗霄山脉,自古把江南、楚地和白粤分割。但却在这个地区留了个缺口。这里虽然属于几个省,但历史上天高皇帝远,人们尚武成风,历史记载的起义100多次。近代就有几次大规模暴动萍浏醴起义、安源大罢工、秋收起义、平江暴动、湘南暴动。让我们慢慢逐一寻访。


寻访李畋故居和萍浏醴起义旧址


李畋究竟是何方人士?一直是上栗、浏阳、醴陵、万载的爆竹传人们争论不休的话题。从史书记载看:“李畋居山中”,湖南麻石南街一侧多平川,上栗麻石北街一侧则多山峰,李畋似乎是麻石北街人,是江西上栗人?

今人王河、真理《宋代佚著辑考》对李畋生平有精详的考证:李畋,字渭卿,号谷子,华阳(今四川成都双流县)人。生于北宋建隆元年(960),卒于皇祐二(1050),年九十。中举,赴京赶考落第。召授试恒宁主簿,历官国子监说书,知常州武进县、泉州惠安县,又知荣州,以国子博士致仕。李畋著作甚多,著有《孔子弟子传赞》60卷、《李畋集》10卷、诗歌杂文70卷、《张乖崖语录》及《该闻录》等,但大部分已经散佚。《宋代佚著辑考》共辑得《张乖崖语录》34条佚文,《该闻录》41条佚文。(王河、真理整理:《宋代佚著辑考·李畋<张乖崖语录>与<该闻录>》,第77—100页,江西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英人李约瑟在他1986年的著作《中国科学技术史》 中提到:“李畋(死于1006)在他的《该闻录》中说,新年除夕时,每家至少要燃爆十多串爆竹。”脚注:“据倭讷【Werner(4),p.128】,李畋后来被尊为鞭炮神。可参阅Werner,E.T.C.《A Dictionary of Chinese Mythology(中国神话辞典)》Kelly&Walsh(上海)1932年版。”查诸典籍,所有关于爆竹驱祟资料的来源,几乎都出自宋代李畋所编纂的《该闻录》,故事情节大同小异。由此可见,教人“爆竹”的李畋,原是宋代的一个官员,四川成都人,曾经任职尚书虞部员外郎。

虞部员外郎,官名。隋尚书省工部尚书所属有虞部侍郎,唐、宋工部有虞部郎中、员外郎。宋代的虞部,掌山泽、苑囿、畋猎,取伐木石、薪炭、药物,及金银铜铁铅锡坑治废置收采等事。李畋发明爆竹,以驱山魈,看来还是分内之事。查证史料,却发现这位李畋并非是唐人,也并非袁州府人士,而是宋代的一名虞部员外郎(虞部是工部的属司,李畋是一位技术性官僚)。但民间的传说,往往更能反映百姓们最淳朴的感情。这一带,自古就是花炮的重要产出地。

萍浏醴起义

麻石冲只有一条街道,长不过一华里,宽不足4米,以街道中心的麻石为界湘赣各半,东侧属于江西,西侧属于湖南,人称“两省共一街”。街口的老龙王庙的主体建筑座落在萍乡,戏台则在醴陵境内,庙宇的外墙上还同时挂着江西萍乡、湖南醴陵两地文物保护单位的黑色大理石标牌。江西为省保、湖南为醴陵市市保。1906年萍浏醴起义的时候,总指挥部就设在麻石冲。

萍、浏、醴起义旧址——麻石龙王庙,原占地面积1100平方米,始建于唐,后多次维修扩建。2003年再次重修。为唐代建筑风格。重修后,建筑面积500平方米,坐北朝南,保护地带含对面戏台四周20米。

萍浏醴起义是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同盟会影响下的江西萍乡、湖南浏阳、醴陵地区会党和矿工发动的反清武装起义,是同盟会成立后第一次大规模的武装起义。

麻石中秋佳节的庙会,聚众达万人,人群喧嚷,谣言纷起。加入了洪江会的慧历寺僧人也假托神言,向香容们暗示:“天下即将大乱,将有英雄铲富济贫”,甚至直言:“洪江会即日起事。”这一切引起了当地土豪劣绅的恐惧。于是,他们出而“呈请官厅剿办”。10月7日,萍、浏、醴3县联合出兵,进攻麻石,会党猝不及防,不战而散。

麻石之变,使起义形势急转直下。龚春台便急电上海,请蔡、魏两人急速返湘。蔡、魏回到湖南以后,又赶到萍乡上栗市,与龚春台等于1906年12月3日在高家台召集各路码头官举行紧急会议,商讨起义的时间问题。但会议意见不一,直至天晓仍无结果。而洪江会激进分子廖叔宝却不待会议结果,即自率二三千人跑到麻石,张开“大汉”白旗,首先发难。事已至此,蔡、龚、魏等只得立即宣布起义,并约浏阳洪福会首领姜守旦、普迹哥老会首领冯乃古同时举兵响应。一场声势浩大的武装起义就在这仓卒之中,—于1906年12月4日正式爆发了。1906年12月6日,集中于麻石的义军2万多人头系白布包巾,手持土枪土炮、大刀、锄头,向上栗市进发,清军望风而逃。攻占上栗后,起义军整编了部队,称为“中华国民军南军革命先锋队”,由龚春台为都督、蔡绍南为左卫都统领兼文案司、魏宗铨为右卫都统领兼钱库督粮司。龚春台并发布檄文,历数清王朝十大罪恶,宣布要推翻这个腐朽的王朝,“建立共和民国,与四万万同胞享平等之利益、获自由之幸福。”

接着,洪江会主力所在的浏阳、醴陵也先后发动起义,与上栗遥相呼应。不到10天,起义军即达3万多人,声威播及长江中参数省。湘、赣两省官兵乱作一团、频频呼救,清廷连下“上谕”,急令鄂、湘、赣、苏四省速派得力军队,“飞驰会剿”。一时,清军集结达四、五万人。这是目太平天国失败以后,清朝在南方出兵最多的一次。面对优势的敌人,起义军英勇不屈,鏖战数月。这次起义虽然失败了,但它震动中外,沉重地打击了清朝的反动统治,因而成为辛亥革命的一次重大预演。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