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古风网 > 古风文史 > 杂文名家何满子诗歌精选-何满子

杂文名家何满子诗歌精选-何满子

作者:古风网
日期:2020-03-13 00:18:14
阅读:
杂文名家何满子诗歌精选杂文名家何满子诗歌精选

何满子(1919-2009)原名孙承勋,著名杂文家,曾任《上海自由论坛晚报》总编辑、大众书店编辑、震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编辑、上海古籍出版社编审。何满子18岁起,抗战、解放战争、胡风案、反右、文革等接二连三的运动一个都没落下。何满子常说,他的生命是从60岁开始的。30年间,他一共写了50多本书,出版了《五杂侃》、《人间风习碎片》、《中古文人风采》、《图品三国》等一系列杂文集。

除夕

抛书对酒当除夜,憔悴斯人独送穷。不免输身迎冷暖,何如放眼看鸡虫。文章得售贤阳五,孺子成名憾嗣宗。坚白纷纷那有定,由他智叟笑愚公。

赓和聂公自寿新章

管宁白帽栖辽东,也未执鞭牛马中。怀璧楚人应有罪,求仙秦帝总成空。朱三本是无行汉,冯道方称不倒翁。参透天魔五蕴舞,瞿昙修得六神通。

步卢鸿基韵再酬绀弩

新语言难入旧诗,君能曳重若轻驰。可怜出鸟流涎日,正是伤筋动骨时。无冕之王忽戴帽,有心吞钓更何辞。前生作孽今生受,莫怨文章若魍魑。

和聂公自寿依原韵

从来民可使由之,乐得省心诈作痴。老树著花真有趣,杂文做骨漫吟诗。恰逢梁灏登科岁,也是周婆祝寿时。须谢天公降大任,酸甜苦辣已全知。

其二

乱著衣衫春夏交,滕文公乃大文豪。孔夫子语真奇句,邓丽君歌作舜韶。混沌生涯恋曲檗,涅槃道路是焚烧。可怜杨志逢牛二,天汉桥边卖宝刀。

聂绀弩诔词

公方生世水横流,操戟拟求万户侯。忽疾韩康难卖药,转教定远猛回头。手挥辛辣诙谐笔,身历古今天地愁。可叹胸中一本帐,欹床欲吐未能酬。

七十古稀今不稀三章 蓦地六十九,打油三章,时1988年春节也

七十古稀今不稀,算来应叹此身微。文章只合充肥料,菩萨原来披外衣。五岳三山惊喝令,九儒十丐总招诽。臣之壮也窝囊极,投老踟蹰谁与归。

其二

居然活到七旬开,草草劳人剧可哀。生计频弹长铗断,诗情犹赚壮心回。南辕北辙与时忤,西抹东涂何苦来。尘海苍茫贮百感,遣怀且举手中杯。

其三

细顾平生出处间,天真不泯欠防闲。虽羁缧绁非其罪,纵戍荒陲亦自安。君实曾无私怨敌,长卿剩有旧悲欢。多情底事空忧患,怅对苍穹夜色寒。

和S诗人《有寄》

序:此诗亦感梦而作。梦况亦粗具于《说梦诗话》一文中。

江山北望见蜃楼,钩不可偷国可偷。某氏祠堂香火旺,林家铺子鬼神愁。十年磨剑双晴赤,三鸟盘空一石投。各路英雄齐夺寨,摩拳擦掌赴中流。

1989年岁朝开笔

岁朝开笔复何求,未做文章先打油。奴隶舞仍枷下跳,霸王鞭自幕中抽。洛阳纸贵辞非美,梁苑池荒客反稠。苦恨蜗居偏局蹐,临街指点羡洋楼。

西湖杂咏

燕子盈盈掠水飞,游船亭午渐稀微。苏公堤上春光腻,柳絮多情惹我衣。

过汨罗江

烽烟欲蔽楚天高,春草江南入梦遥。行到潇湘肠断处,乡思无那诵离骚。

出狱戏效樊川体

浪迹江湖惯我行,也知才短此身轻。十年一觉文坛梦,赢得胡风分子名。

拉车自嘲

一脚高来一脚低,浑如蹇卫负耕犁。江湖把式卖膏药,鞭赶疲熊爬陡梯。

扬州瘦西湖口占

嶙峋瘦骨一西湖,西子西来病未除。应是减肥风尚女,画眉深浅入时无?

镇江杂咏 北固楼

南徐佳处是江干,北固楼头倚画栏。六代豪华今不见,潇潇秋雨看金山。

题汪曾祺画红梅

虬曲红梅似紫藤,文人操笔摒师承。丹青岂诉苍生苦,枝上缤纷血泪凝。

依韵答L《偶成》

序:友人L寄来近作《偶成》嘱和。原为七律,依其上半韵答之。原唱系朦胧诗,我也朦胧过去。

卷帘媪后鼓金盆,风雨如磐欲断魂。夕照天街无限好,剧怜弹指近黄昏。

赠黄伟经

序:慰其编《随笔》辛苦也。

料峭春寒百卉稀,江南江北盼生机。羡君珍护繁花圃,不怨为人作嫁衣。

富乐山蜀宫女塑像

一水盈盈涵古今,蜀宫琴女若含情。空山不语湘裙冷,脉脉无声胜有声。

梓潼方昌帝君庙

梓潼大帝号文昌,应庇斯文免祸殃。底事古今文字狱,文人罹难一场场。

1986年元日漫吟

生涯背道不离经,水复山重花未明。行到荒崖疑有路,朔风扫地已凝冰。

祝玉垒诗社十周年

玉垒浮云变古今,少陵佳句动乾坤。歌吟寂寞骚坛冷,敢乞风雷慰世人。

庐山

匡庐突兀踞江滨,人道身山识不真。冠盖簪缨频枉驾,暴风骤雨几回轮。席间叱咤苍生病,岭上烟霞薄海惊。历劫登临皆白首,同俦相顾话前因。

四十初度

寒夜踟蹰揭短帏,小楼风雨入重围。偶尝药味辨甘苦,顿觉生涯尽诫机。千载羡韩非竞马,十所早伯玉知非。腊梅弄影情无限,知是阳春次第归。

咏秦史

鲍鱼臭乱祖龙尸,巧设机关鞫李斯。驯至君王迷鹿马,遑论黔首竭膏脂。防微杜渐真难事,吹齑惩羹莫笑痴。勘破因缘识响应,不忘前事即先知。

题吴敬梓故居

全椒毕竟佳山水,毓秀钟灵产隽英。叔夜孤高违薄俗,元章富贵视浮云。且移匡世济时志,化作惊天动地文。赤县沉沉方醉梦,宵雷郁勃破无声。

秦始皇兵马俑

六合已横扫,何须地下军。干戈区宇息,图匕梦魂惊。嗣子鹿迷马,遗尸臭杂腥。徒凭黔首力,奇迹世无伦。

董卓歌

序:1989年夏得一噩梦,正如莎翁的《仲夏夜之梦》,情节恍惚迷离,而更离奇恐怖,因作此诗纪之,曾作《说梦诗话》略纪梦境梗概,佛家谓人生如梦幻泡影,庄生亦叹蝶耶周耶,真蕉假鹿可以不问也。

董卓施暴虐,残民以为乐。纵兵入洛阳,百姓任剽掠。头颅可报功,得意无愧怍。都民复何辜,非杀即被缚。狼虎舔血余,齐上凌烟阁。群魔庆功成,国命安所托?瓦釜正雷鸣,黄钟声寂寞。嗟彼希特勒,仅诛犹太族。余何大汉兵,喜噬同胞肉。翻遍廿四史,此事最可愕。

1989年岁朝开笔

流年龙去又龙来,节今当春春未归。积疾难医官本位,沉迷不悟老书呆。文章媚俗方行俏,识见忤时该倒霉。最好佯装惊讶状,学苏北话喊乖乖。

新寓有书斋

序:此诗刊出时,弁以小序云:“辞蛇迎马之岁,迁入新居,竟得书房一间,差称窗明几净,从此可不再局蹐斗室,如贫儿暴富,喜赋排律。信口所至,不限唐韵,平仄任意,写怀而已。庚午年岁朝”。

十年守蜗居,一室如枯辙。鳍缩尾难伸,鳞滞鲠不直。餐眠争寸分,舒卷限朝夕。卷帙堆嶒嶙,简笺迷嶂叠。稚女坐侧身,老妻行贴壁。何况客停车,更无座容膝。君子固宜穷,书生须有席。铺楮常嗟嗟,握管频戚戚。抚躬叹轻微,求谁假颜色。何期辞蛇岁,忽报迁莺吉。摒挡赖门人,荷负仗群力。楼蔽西市喧,窗明东方霭。铅丹可散布,缃素堪陈列。闭户乐披书,开门喜迎客。且欣几案宽,但怨文思涩。家人每谑言,王国今独立。

邵燕祥六旬打油调之

六十犹华年,尚无老可卖。迢迢荆莽路,辛苦从头迈。盈耳鸱鸮啼,人间诚险仄。梦残作一歌,或有知音者。勘破机关戏,全凭无忮心。静观泯善恶,热处作闲人。休言城社固,永可庇群小。扫穴复犁庭,看他三窟狡。

调诗人胡遐之

民可使由不使知,先生命本该如斯。年投老了犹饶舌,派既右矣复怪谁。何苦精疲力竭后,还吟剑拔弩张诗。得闲多喝几杯酒,太太平平不吃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