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两句诗你如何理解?

古风网 2020-12-19 古风文学 21 ℃
正文

我是长之安兮,我来回答东风不与周郎便。这两句诗是晚唐杰出诗人杜牧(803一852年)所写的七言诗《赤壁》中的后两句。杜牧尤以七言绝句著称,内容以咏史抒怀为主。他与李商隐合称“小李杜”,与盛唐时的“大李杜”李白与杜甫正好区别开来。

《赤壁》全诗内容如下: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在理解后两句诗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首诗的创作背景,以便更全面的理解诗的含义。

创作背景:诗人托物咏史,借游赤壁,见遗物,为发表独特的看法作铺垫。有一天,诗人漫游赤壁,今湖北省武昌县西南赤矶山,在江边的沙滩上散步时,偶然间发现了沉埋在沙里尚未完全销蚀的断戟。此时诗人兴致大增,立即磨洗了一番,经细致辨认后,发现原来是600年前三国时代赤壁之战时遗留下来的兵器,不禁感慨万千。

赤壁之战,发生于汉献帝建安十三年(208年)十月,是对三国鼎立的历史形势起着决定性作用的一次重大战役。战争的结果是孙、刘联军击败了号称“八十”万之众的曹军,以少胜多,奠定了“三分天下之势”。

战役中的头号风云人物不是《三国演义》中大书特书的诸葛亮,而是34岁的孙吴军统帅周瑜,周瑜字公瑾,年少即有才名,人呼周郎,后任吴军大都督。赤壁一战,周瑜主要用火攻战胜了数量上远胜己方的敌人,而敌人在这之前将战船全部用铁链绑住,首尾相连,如履平地,结果周郎一把火,把曹军烧得哭爹喊娘,败回北方去了。

此时此刻,发生在历史上的那场影响很大的战争仿佛就在诗人的眼前,还有双方的决策者。战争的场面,战争的惨烈程度,诗人无一字涉及,他只是写下这两句诗: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

诗人用平淡的口吻描写了前朝战争的遗物,实际并不平淡,这是诗人的高明之处,旋即点出此地曾有过历史风云,感慨岁月流逝,多少前尘成往事。看似云淡风轻的叙述一件事,偶然间的一个发现,却引出了一场举世闻名的大战。“折戟沉沙铁未销”,诗人用一个“折”字,概括出了赤壁之战的激烈程度,而用一个“未”字,道出了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之感。非常自然地为下面的议论作了一番铺垫。

写作风格:诗人以独特的视角,别出心裁的手法,评价历史事件,议论成败得失。1、以小见大,视角独特。

诗的前两句,诗人用一支断戟升发开来,议论一场几百年前的大战,这场战的重要性世人皆知,毋庸多说。战争的进程,火烧赤壁的惨烈,在史书上已有详细记载,作者也不想多费口舌,诗人采用以小见大的手法,视角非常独特,然角度虽小,却极为精巧。这就是诗人的高明之处,如果他纯粹也如别人一样写,难免落于俗套,就不是鼎鼎大名的“小杜”了,千古名句也就难成了。

诗的后两句是议论,“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这两句是历来为人们所传诵的佳句,意为倘若当年东风不帮助周瑜的话,那么铜雀台就会深深地锁住东吴二乔了。诗人延续前面的写作手法,从小处落笔,以小见大,抒发自己独特的见解和看法。

赤壁之战这样的重大历史事件,用几句话是难以说清的,如果孙刘联军这方败了,曹操得胜,将改写历史,曹操一统天下,那么东吴沦陷,生灵涂炭可想而知,诗人没有写国土、百姓的安危,这时却独辟其蹊径写两个女子:二乔,大乔和小乔这两位东吴统治阶级中最高阶层的贵妇人,诗人通过“铜雀春深”这一富于形象性的诗句,给读者无限的想象,以小见大,正是艺术处理上的独特成功之处。形象性的语言创作,启发形象思维,春光明媚的铜雀台上,曹操金屋藏娇,美人在怀,那么东吴的社稷和生灵的遭遇也就可想而知了,如此别具一格地反映生活,诗的魅力焕发,毫不死板,反而显得韵味无穷。

2、反写手法,别出心裁。

诗人不从正面歌颂周瑜的胜利,却采用反写手法,从反面落笔,假想其失败,强调了东风的作用。很明显,从字面上看,在诗人看来,周瑜的成功出于侥幸,如果没有巧遇东风,则还将失败,连二乔都将为曹操所有。

难道诗人不懂军事,不知“天时不如地到,地利不如人和”吗?非也。王尧衢在《古唐诗合解》云:“杜牧精于兵法,此诗似有不足周郎处。”诗人通晓政治军事,一场大战中,谁都知道,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而他却强调了天时的作用,把东风放在更主要的地位上,没有东风,东吴无法火烧曹操战船,更谈不上胜利了。

难道他不知道周瑜的谋略布局在赤壁之战中的作用吗?却似乎对周瑜的才干并不佩服,反而着力说那偶然的东风之便,才成就了伟业。这正是诗人的别出心裁的写作风格的体现,反其道而行之,以全新的视角来描写,“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至今为世人津津乐道,足见诗人不泯于世的才华。那么诗人为何要如此写呢?不免让人深思。

家国情怀:诗人借史,抒发心中不平,满腔抱负无法施展。诗人正处晚唐时期,曾经风光无现的大唐帝国,经安史之乱后,由盛及衰,此时早已呈强拏之末。安史之乱前,藩镇割据,一方独大早已露端倪,安禄山手握三方重镇节度使大权,直接威胁中央,早年雄才伟略的唐玄宗,此时暮气沉沉,朝政荒废,宠幸杨贵妃,“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最后酿成战祸,大唐盛世转眼间成了泡影。

诗人是晚唐时代三朝宰相杜佑之孙,杜从郁之子,生在一个官宦人家,书香门第,从小受诗文熏陶,有着家国情怀,晓兴亡通军事。他在唐文宗大和二年中进士,时年仅26岁,授弘文馆校书郎,后多地历任都是下层官职,前半生饱尝沉沦下僚的苦辛。

诗人的理想就是恢复大唐盛世的社会局面,希望国家统一、繁荣。他注释过《孙子兵法》,还在其他一些著作中探讨财赋、战争、治乱等问题,他对当时中央与藩镇、汉族与吐蕃的斗争形势,有相当清楚的了解,并曾经向朝庭积极建言,希望朝庭能够采纳。他痛恨统治者的荒淫误国,斥责大官僚将帅的昏懦苟安,反对藩镇拥兵自固,反对吐蕃、回纥掠夺骚扰等。可是,此时的唐朝江河日下,政治腐败,思想进步的人常遭受打击,备受压抑。因此,他的理想是不可能实现的。

诗人的诗,大都写政治、社会题材,往往豪健跌宕,流丽之中骨气遒劲,这是由他政治上的识见和抱负所决定的。与山水、边塞诗派不同,因为他是一个有着家国情怀,满腔政治抱负的诗人。尤其是咏史绝句,或再现某些历史事件,加以别出心裁地描写,寄寓自己的感慨和评价。“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正是咏史的代表诗句。诗人借史事吐其胸中抑郁不平之气:唉,一代英豪周郎若无东风,则事难成,而我牧之呢?东风何在?纵是英雄也无用武之地,只能空悲戚了。

结语:我们在感慨诗人咏史抒怀,壮志难酬之际,不必纠结于诗人对历史事件的成败得失的评价是否妥当。让我们继续诵读经典诗篇,品味诗人独特的创作手法,那就是创作视角要选好,不要人云亦云,手法要新颖,不落俗套,如此才能独树一帜,风格自成。

本文TAG: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古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