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陵别儿童入京》与《梦游天姥吟留别》两首诗是否反映了李白戏剧性的人生变化?

古风网 2020-12-19 古风文库 14 ℃
正文

《南陵别儿童入京》写于李白收到唐玄宗召其入京的诏书之时,而《梦游天姥吟留别》则写于李白得罪朝廷权贵而被排挤出京城之时南陵别儿童入京。一喜一悲,正是这两首诗所体现出李白人生的戏剧性变化。

天宝元年(公元742)年初,李白在玉真公主的举荐下,得到了唐玄宗的青睐。不久,在徂徕山下闲居的李白就收到了朝廷征召的诏书。这使得一直抱有“谈笑安黎元”、“终与安社稷”远大政治理想的李白,一时欣喜若狂,写了这首《南陵别儿童入京》。

从题目就可以看出,这是李白满怀欣喜入京的告别之书南陵别儿童入京。通过“呼童烹鸡”、“高歌酌酒”、“儿女牵衣”等极富有温情的生活化场景,流露出诗人满怀喜悦的心情。接着又通过直陈其事,以“争光辉”和“苦不早”,一语道破自己急于进京建功立业的迫切心情。

而关于朱买臣“会稽愚妇”典故的运用,更是将诗人豪情万丈和胸有成竹的情绪逐步推向顶峰。在李白看来此番进京,必当如当初被汉武帝赏识的朱买臣那般青云直上。而那些像自己妻子刘氏一样轻视自己的小人,可不就是如朱买臣的愚妇,一样目光短浅。

末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无疑将李白内心的喜不自胜、欣喜若狂甚至自负忘形之心境,渲染到极致。如此的豪情万丈,如此的潇洒恣肆,也只有诗仙李白才能拥有。全诗一气呵成,感情喷薄而出,踌躇满志的李白正在蓄势待发。

一纸诏书,燃烧起李白内心的熊熊烈火。进京之后,李白被诏入翰林,迅速得到了唐玄宗的赏识与重视。一时间,杨贵妃研磨,高力士脱靴,风头无人能及。而胸怀凌云之志的李白很快厌倦了御用文人的生活,并因风头过盛受到了同僚的排挤。

唐玄宗听信了谗言,最终疏远了李白南陵别儿童入京。天宝三载(公744年),李白被唐玄宗赐金放还。年仅四十四岁的李白,无疑又被唐玄宗的一道旨意,宣告了其“政治生命”的终结。满怀悲愤的李白,在山水之间徜徉,写了这首《梦游天姥吟留别》。

《梦游天姥吟留别》看似是一首游仙记梦之诗,实则抒发了诗人自己政治受挫的苦闷,并且在山林野趣和世外仙境之中,完成了对自我精神的超越。全诗构思新颖独特,通过一系列瑰丽的想象和浪漫的夸张,构造了一幅虚实相间、亦幻亦珍的绚丽图景。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则将梦境拉回现实,将诗人内心的苦闷与悲愤诉诸于笔端南陵别儿童入京。“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则一语道破,徜徉山水才是超脱尘世烦恼的最佳途径。这是对黑暗现实社会的反抗,更是对于自我凌云之志的坚守。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满腔悲愤,奔泻而出,完成了对自我的超越。被小人排挤如何,被皇帝赐金放还如何,我李白自有铮铮铁骨,不卑不亢,不怨不弃,惯看它春月秋风。行路难,不如归去来;绣口一吐,化成了半个盛唐。

《南陵别儿童入京》与《梦游天姥吟留别》体现了李白人生的戏剧性变化,这大悲大喜、大起大落之间,却难掩独属于李白的风流与浪漫南陵别儿童入京。或悲或喜,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都是这位“谪仙人”的潇洒与恣意。

踌躇满志也好,壮志未酬未罢,“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与“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所体现的积极进取精神,是一以贯之的,贯穿李白整个生命长河里。如汪洋恣肆,似仙山飘逸,如玉盘皎洁,这是李白的骨与血,是李白的情与才。

本文TAG: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古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