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臂担道义出其那份主办报纸?

古风网 2021-05-17 古风文库 4 ℃
正文

1916年6月,黎元洪继任总统后,段祺瑞以国务总理组阁,任命孙洪伊为教育总长,不久,转任内务总长,一直追随在孙洪伊身边的白坚武也被聘为内务部佥事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7月25日,白坚武随孙洪伊北上就职。

  开始,白坚武并未分配具体工作,只是协助孙洪伊做些文案之类的事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此时已从日本回国的李大钊被聘为由梁启超、汤化龙筹办的《晨钟报》主编。《晨钟》报是进步党人物汤派的喉舌,当时,汤化龙不管是在进步党内,还是在整个中国政坛上都是风云人物。法政学校毕业的青年人大多对如何在中国建立有效的制度抱以极大热情。这时的李大钊与白坚武、郁嶷等人也是希望通过有效的“法”来制约统治者,达到民主共和的目标。具体的政见是希望段、黎协调一致,要求一、平息党争;二、不讦阴私。这与当时进步党人汤派的初衷是一致的。李大钊接到汤化龙邀请他去京创办报纸之时,不愿从命,经白坚武一再劝说,才决定利用报纸,为再造青春中华大造舆论,出任编辑主任之职。这也是李大钊、白坚武与汤华龙合作的基础。

  李大钊上任伊始,便邀请白坚武任主笔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1916年8月15日《晨钟报》正式出版,创刊号上刊出了李大钊的《晨钟之使命》与《新生命诞孕之努力》,同时刊出的还有白坚武的《会议与政党之回顾》一文。

  李大钊在《晨钟》报的工作时间为1916年8月15日至9月5日,共主持出版了22期《晨钟》报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在此期间,他在栏目设置、文章组织等方面花了大量功夫。从报纸内容上看,《晨钟》二、三版最重要,有启事、社论、国内新闻(电稿,主要报道国内政局、议会消息)、国外新闻(电稿,主要报道一战欧洲战场战况)、地方新闻等,分条述列,眉目清楚。压版部分为短评“法言”专栏,是舆论阵地。另外,二版有钟状题标,每期书一条警语。“铁肩担道义”就出自8月20日版上。五版是文艺副刊(文苑),有林琴南的小说、陈石遗、宗孟的旧体诗,皆为一时之选。白坚武还开辟了“知白室说乘”专栏。白坚武写作最为勤奋,半月之间即作文23篇,比李大钊还多了9篇。计有:

  1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会议与政党之回顾》,1916年8月15日;

  2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吴柳堂遗事》,同上;

  3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大鸣小鸣之一》,同上;

  4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曲线》,1916年8月16日;

  5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吴三桂不忘旧》,1916年8月18日;

  6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大鸣小鸣》,同上;

  7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短视》,同上;

  8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山雨欲来风满楼》,1916年8月20日;

  9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大鸣小鸣之二》,1916年8月20日;

  10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大鸣小鸣之三》,1916年8月22日;

  11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大鸣小鸣之四》,1916年8月23日;

  12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金刚咒》,1916年8月24日;

  13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法言》,1916年8月27日;

  14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迎秋》,1916年8月27日;

  15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国务员同意案志盛》,1916年9月2日;

  16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冷与热》,1916年9月2日;

  17,《说美》,1916年9月3日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

  根据白坚武日记中记载,应该还有一篇《保命》,没有刊出;另外,有研究者说白坚武在此期间作文23篇,不知所据为何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不管报纸刊出,还是日记记载,均不足此数。有未署名者《不完全》、《不可解》、《法言》、《政与争》、《政治家之进退》、《立秋日感言》,不知确切作者为谁,留待后查。

  白坚武言辞非常激烈,甚至有“怕起革命者必是专制魔王,却是愈怕愈起,怕挨强奸者必是伪道学,却是越怕越挨奸”之语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白坚武对自己的文章自视甚高,以至于多年之后回忆起这段时间所写的文章时还非常自豪。他在1928年10月23日的日记中说:“昨晚,无意中检得(民国)五年《晨钟报》创刊一纸,上载余之《会议与政党之回顾》一文,词意俱美。在当日,系有感而作,至今日尚有可纪之价值。”

  但是,李大钊与白坚武在《晨钟》报期间,正是进步党内汤派一系为了与孙洪伊一系相抗衡而合并调整,并由协调段、黎发展到“拥段”的阶段,这与李、白二人的恩师形成了对立的关系,因此,李、白的政治主张与研究系的矛盾也就日益显露出来,双方产生嫌隙山雨欲来风满楼小说。白坚武1928年10月23日的日记中有记载:“《晨钟报》为学友李守常所主办者,约余任主笔。时帝制甫倒,由申到京后以余之此文宣布,刘崇佑、汤华龙等意见有出入,余同守常先后脱出该报。”1916年9月2日,白坚武率先宣布“意见不合,脱离《晨钟报》关系”;9月5日,李大钊在报上登出《李守常启事》:“《晨钟》创刊。鄙人承乏编辑主任一席。出版兼旬,缺谬未免,殊负阅者之雅望。今以私事萦扰,急思返里。爰请社中另托明达,鄙人此后倘于一事一理有所指陈,仍当寄登本报,就正当世;所有编辑部事项,概不负责。特此声明。”就这样,两位老朋友一先一后,都离开了《晨钟报》。

本文TAG: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古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