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有什么含义?艺术上有什么特色?

古风网 2020-11-12 古风文库 35 ℃
正文

好在结构曼妙,动静浑然江入大荒流

李白并不擅长写律诗,所以律诗在他的作品中并不占有数量上的优势,因此后人也评说“太白少律,杜公少绝”。

但是《渡荆门送别》的这一联堪称千古奇句,其景色并不出奇,难得的是描写方式的惊艳,以及惊艳背后的信手拈来。

按普通道理来看,一联中的出句和对句,语法结构要相同,其含义更应如此。可是这一句仅仅是结构相同,含义却不同,因此,这一联的效果不是1+1=2,而变成了2×2=4!

山随平野尽说是“尽”,实际是“远”,而且是渐行渐远。妙在隐藏在字中的那一个“渐”字。尽者,无也,可实际上并没是“空无”,而是渐渐地化做“虚无”。而达到这个效果,李白只用了一个“随”字,来搭配平野,高就高在这个“随”字应当算是口语,并且没有炼字的痕迹。同样是搭配,杜甫有一句“星垂平野阔”,那个“垂”字炼得惊天地泣鬼神,但是李白这个“随”字却用得化腐配为神奇。

江入大荒流这个“入”字实在是震撼,本意上就是“长江流到了荒野”或者“长江在荒野上流淌”,入者,进也。由外到内的进入。也就是说,这个“入”侧重于原来不在这里后来才进入到这里,因此这一句自带了沧桑属性,有一种岁月变迁的韵味在里面。巧的是,李白是在出蜀途中写的这一首诗。对于蜀外面的世界来说,李白,同样是“入”,随着“长江”一起入。因此,这个“入”字还带上了一丝情感。

换一个字试一下就可以体会出差别来。

山同平野尽,江到大荒流。

山和平野尽,江进大荒流。

且不说诗意如何平庸破碎,单单那个乐感就差了十万八千里。

“随”字,发音沉浊而清朗,“入”发音顿挫而有力。

巧的是,40年之后,在蜀中流离的杜甫在他的《旅夜书怀》中也用了这样的结构,意象和音律。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本文TAG: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古风网